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床上枪手
床上枪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因为云妮是在一家夜总会做经理,亦即所谓的「妈妈生」,所以我好久都沒有悟出真相,真相就是在生理上她难与男人相处。
我追求她又并不困难,她还相当主动。
不过需要时间。我也是追求了她半年之后才得到了她。
我因为要应酬生意上的朋友,常常要到她的夜总会去,她由一位生意上的朋友介绍,到我的桌子来坐,与我们喝酒唱歌。
我的朋友们都颇欢迎她,因为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接近三十岁,很成熟,风情万种的。事实上有不少朋友还想追求她,他们常说,可惜她不是做小姐的(因为小姐有钱就可以上床),她总是笑道:「有经理做,何必做小姐?」
她不是做小姐,就有充份选择的权利。她选中了我。我并不是自作多情,这是很明显的。好多次她醉了,都要我送她回家。当然,也因我甚少带小姐出去搅,才可以送。还有两次,我在家里,她也半夜打电话来叫我接她。
不过送到家门口为止了,不让我进去,但我们已接吻多次。
终于那一次,她在醉中让我进去了。她说她全身痠痛,可能是昨夜着了凉。我说为她按摩,她说好,但祗是按摩,不准不规矩。我也答应。
我相信,规矩不规矩这事不易规定,人在兴起时,自己也不会规矩了。
她与弟妹同住一层小楼,不过那个时间是凌晨三时多,弟妹都已睡了,房间与她的房间相隔一个厅子,我们不太吵,他们就不知道。这当然不是很高贵的地方,若云妮环境很好,也不必抛头露脸了。杂乱是必然的了,家总是这样的了,不如傢俬广告的照片,家有家味嘛。云妮的小房间还算简单而舒适。
云妮属于苗条而修长的类型,但不是太瘦,祗是骨小。她的床是放在地上的一张床褥,这很方便按摩,因为我跪在床边的地上高度适中。
她洗过了澡,换上睡袍,便伏在那张床褥上,我为她按。这虽不是我擅长的事,但我自己接受过这种服务,祗要照搬出来,便也差不多了。
她呻吟着说很舒服,她说要等她睡着了我才准走。这样讲,似乎她祗是打算按摩不做其他的了,我便暂时尊重她的意思,祗是按摩而已。
不久,她说:「你用力些呀,我的肩胛很痛。」
我说:「忍耐一些吧,有睡袍遮住,又有胸罩的带子挡住,很难用力!」
她忽然转身坐起,就把睡袍脱了下来,胸罩也解了下来,跟着内衭也脱去了。虽然沒有亮灯,房里也不是完全黑暗的,一丝不挂的诱惑极强。她虽是苗条修长,但原来乳房很大,饱满而隆起。她就这样仰躺在那里,两臂也高举过头,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她的阴毛很多,长而不大鬈曲,一大团在三角处,使我想起野生动物纪录片中雄师的鬃毛。
我说:「你要转过来俯伏着才可以,这样做不到的。」虽然我知道她心中想着什么。按摩是用不着脱内衭的,性交却非脱不可。
果然,她一扭身子,说:「你不想和我造爱吗?」
我说:「想!」一个字就够了。
我盡快脱光衣服。她到底是女人,还坐起来帮我一手,又把我脱下的衣服摺好放在枕边。
然后我便开始了。我吻她的嘴唇,她也反应强烈,还推我的嘴唇去吻她的乳头。显然那是她最想接触的地方。这事我也是优为之的,我落力地舐和吸吮。
我是打算用很长时间做这前奏工作的。第一次接触,我必须做得最好。但原来她热得很快,不过两分钟,她已耸动着身子拉我,饿渴地呻吟:「我要….. 我要呀!」
我拨开她丰盛的阴毛摸摸她的阴户,她已经很湿了,于是我腾身而上,直插进那又窄又软的阴户,抽送起来。她的指甲好像要插入我背上的皮肤。她热得快,也爆发得快,她疯狂地迎合,有时挺起来迎我的冲刺,以使插入得更深更澈底。床褥放在地上很好,不会发出吱吱的声音。不到两分钟,她已抽搐着达到了高潮,她娇唿:「我够了,快些射呀!我要受不住了!」
既是她要求的,我就照办了。而事实上她是那么紧那么热,要提早射精也不困难。在一阵销魂中,我储蓄了许久的精液便都射进了她的阴户。我储了许久是因为我无妻,而立心追求云妮以来我就未搅过女人。我们沒有用避孕套我不担心,她已不是孩子,如非安全期,她会要求我別在她的里面射的。
她享受得就像要马上睡着似的,我则有些意犹未盡,觉得时间太短了,这在我是全新的经验,从未有过女人嫌时间长的。
我的阳具仍在她的阴户内,我问她:「休息一下再来好不好?」
她摇头,梦一般地说:「不要了,我受不住太多!」
我说:「这样算是多吗?」
她紧抱着我:「我是很快的,我受不住那么多,以前我就是因此而离婚。」
我相信这是可以训练而互相配合的。
她轻轻摇着我说:「以后,你是我的男朋友了!」
我说:「男朋友还应该做些什么呢?」
她说:「你要对我很好,例如今天晚上!」
我说:「这就一点问题也沒有!」我还以为她是要发展婚姻,好在不是。我和她都表示过已嚐过婚姻之苦,不想再试的。我还说过这就使我决心追求她。
她要我陪她睡了两个钟头,之后我就要起身离去,因为太迟的话,她的弟妹起了床就不好意思。
这之后我和云妮就来往密得多了,有时她不是醉酒也会打电话找我陪她出外宵夜,也有时她要我为她按摩,但她祗脱光上身而不脱内衭,不脱内衭就是表示不要性交了。有时她是睡着了,有时叫我早些回家。一个月都是这样,我要求性交时他说不方便。她的确不是做妻子的材料。
直至一个月后,她才提议第二次性交。
这天晚上她说要我为她按摩,但在床褥上一躺时,她却把全身都脱光了,就仰躺在那里。我说:「你转过来伏着吧!」
她娇弱地扭动着身子,呢声说:「不,我要造爱!」
我求之不得,于是马上进行。她仍是与上次差不多,紧凑湿滑但很快,抽插了还不到一分钟,她就剧烈抽搐,高潮来了,跟着她就捉着我,要我快点射精,因为她快要受不住了。
还好她的高潮来得明显,否则就如赛跑时不知终点已过,很沒味道了。
但事毕以后,我仍感意犹未盡,祗是不好出声。
休息了一阵,她推推我说:「你帮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我说:「你讲好了。」
她说:「公司有一位新小姐,你明晚去捧捧她的场。」
我说:「这沒问题,我可以叫朋友来!」
她说:「我要你,你带她出外!」
我说:「这个……不是会破坏她赚钱的机会吗?」
大家都知道,客人买了钟带小姐出外就是要和她上床,而小姐主要是赚那上床钱,如光拆钟钱,恐怕连交通费也不够。她跟我出外,就可能错过另一些要上床的客人。
云妮说:「我就是要你跟她上床呀!」
这使我大感意外。
我说:「难道你不介意这个吗?」
她说:「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可以信任你!」
「但是…. 」我说,「我不明白….. 」
她说:「这个女孩子,她想多赚钱,她知道不幹那个是赚不到钱的,但她又害怕。我要为她找一个好的客人做第一次,这样可以帮助她放心,而你是一个好的客人!」
我仍是为之啼笑皆非,我说:「不要叫我做这个,要做的话,我祗想和你做」
她扭转身子用背朝着我。
我说:「你真怪,你会为了我不肯和別的女人做而生气。你是女人呀,你应该是为了我和別的女人做了而生气!」
她说:「你都不了解我,你不觉得我是在利用你洩慾吗?我要时找你,你要时我却不肯,你得不到满足。这件事我是要得很少的,一年也要不到三次。而且一碰就高潮,不再要了。要男人迁就我太自私,我以前的婚姻就是这样弄糟的,我不想重蹈覆辙。现在我想到这个好办法,我为你找女人,让你另求满足。我经手找,我就放心。我做这工作,接触男人多了,我知道沒有男人反对多几个女人的,我要你做的不是苦事!」
她非要我答应不可,我祗好答应了。到底,她叫我做的确不是苦差。而且,第二天晚上,我也是真的去做了这件事。
她既是知道的,我倒也做得心安理得。
过了几天,她又带我回家,她要我告诉她详细情形。我一面为她按摩一面讲了。
那个女孩子新做小姐的名字叫海伦,我带她出外,做了第一个与她上床的客人。因为这事是经云妮安排,海伦也知道要做些什么,所以沒有什么误会和不便,祗是海伦很害羞。
海伦含羞让我带到一间时钟酒店租了一间房间。做这件事的程序她早已得到知会。
但她自己还是要改一改,她说:「给我一些时间,跟我谈谈然后我才洗澡吧,我太难为情!」
我不反对,云妮要我作这先头部队是因我作风斯文,并不野兽。
我们和衣躺在床上先谈一阵。
海伦说:「我幹这行,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呢?」
我耸耸肩道:「我不想评论,假如说这是卑下的,那么,你是卖家,我是买家,彼此都差不多而已。」
她说:「你真好,那么斯文,我很担心,她们说有些男人很坏的!」
我说:「世界上各种人都有,你要做这行业就要学会适应。」
她说:「我也知道一定要这样,但我沒有经验,你多教我一些吧!」
我说:「男人就是男人,除非你沒有跟男人上过床,否则也差不多了。」
她说:「我祗是和一个男人做过几次。」
她说她是一年多之前煳里煳涂地与她的男朋友做了的,当时虽不辛苦,但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乐趣。后来几次之后,她的男朋友离她而去,她就不想再交男朋友,而她家境不好,反正已不是处女了,便出来做这个。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在这种地方更是常见。我问她与男友是怎样做的,与及当时的感觉如何。这种事情本来是不会对男人讲的,但以我们这种特殊关系,她却可以讲。她告诉我她真的不懂得这方面的技巧,她祗是张开腿子接受,有少许感觉,但可有可无。
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那么喜欢做这件事,喜欢到肯出钱买。
我告诉她男人的乐趣在于射精,而男人每次总能射精的,而且,假如对手适合,她也可以得到等同射精的乐趣。
她不相信,不相信,大可以试试,反正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了。
这样一讲,她的兴趣倒来了。她说:「你去洗澡吧!」
我去洗了一个澡出来,在床上等她。她也去洗了一个淋浴,就围着毛巾出来。她不是天香国色,做小姐通常都不是的,但她有青春而饱满,面貌也端正,脱了衣服就很有吸引力了。
我们盖着薄薄的床单,我开始施展我的技巧。我对她夸口过会发生什么,我就必须把我所夸口的实现。我所夸口的就是会使她有高潮。
我听她讲,就知道她的男友沒有做足前奏的调情工作,也许根本不会,祗是利用她,拿她发洩而已。
我会,也做。
我轻轻地吻她的整个上身,由额到肚脐,由于交情不深,再下去便不吻了。同时我也轻摸她,特別是双乳,我主要是轻轻躶弄和舐吮她的乳头。这已与她那个男友不同了。他祗是当一个球而力揑力搓,那是沒有女人会欢迎的。我的方式则给了她一种她从未知道存在的快感,而由于她质素尚新,这快感使她的阴户淫水充盈。性生活频繁的女人是甚少阴液分泌的。乘着她的溼,我一面轻吸住她的乳头,右手兜住她的三角地带,中指躶弄她的阴核,上下摩擦。这也是她那男友绝未想到要做的。在他的心目中,阴户衹是一件用以给他插入的东西。
摸着摸着,她便一生第一次达到了性高潮。我告诉她有点幸运,她是那种摸阴核就能达到高潮的女人。有些女人是要插入才能达到的。总之,她可以有双重享受,因为摸阴核高潮和插入高潮是不同感觉的,前者多不会有客人提供,现在我既提了,便可以引导她能享受插入高潮了。
我说;「现在我要插入你了!」
此时她已变得兴緻勃勃了,她告诉我摸她那高潮使她欲仙欲死,那感觉美妙绝伦。
她坐了起来,拿了避孕套为我套上。这个云呢已经教过她了,为了保护自己,小姐接客必须坚持戴避孕套,对我也不例外。
我不需要再作什么前奏了,她躺下来张开两腿,我腾身而上,剩着馀湿顺利插入。
她原来是特別弹性的类型,所以她沒有说初次痛,祗是沒有什么感觉,此时她当然也不会痛,而且她很有感觉,我可以感觉她达到了两次高潮。
我沒有刻意去延长时间,但时间颇长,因为我在雯妮的身上欠了盡情的冲刺,这次我在海伦身上补回了。我冲得海伦大声叫起来,但那不是求救,是享受的喝彩。
射精之后我们便静了下来,她的嘴巴慢慢放开,我才知道她在最紧张时吸住了我的肩。
她嘆口气:「原来可以这样舒服的!」
「是呀,」我说,「以后你接客也可以从中得到享受了。」
她又说:「你冲得那么狂,会不会把那个套也冲破掉呀?」
这是应有的担心。这时我的阳具已滑回出来了,我小心地把避孕套除下,揑着它的开口处递到她的眼前;那袋是透明的,她可以看到我的精液仍兜在里面,一点未漏出来。
她放心了,坐起来拿了毛巾去洗澡,出来时已穿上内衣衭。
她说:「你真好,你会不会再找我?」
我说:「我看不会了。」
云妮听我讲完了也问:「你会不会再找她?」
这时我又正在为她按摩。我说:「当然不会了,我怎会找她呢?我不想和她发展,我有你,而且,她在你的手下工作,我找她全公司的人都会知道,你也一定会知道的,那多么笑话呢?」
她说:「就是这样我才放心,但,你实在想不想再找她呢?」
「你又来了,」我沒好气地说,「这是你搅出来的,吃干醋的又是你!」
她说:「女人本是醋造的,而且,为你吃醋不好吗?」
我告诉她真相,不管她信不信,我说:「我想要的是你,谁也不要找,要找的话,我早就找了,我又不是出不起钱,隔天找一个新的都可以,为什么我沒有找?」
她说:「那你去找吧!」
女人讲话,有时就是这样野蛮的。我祗好不出声。
她忽然紧抱着我,两腿夹住我的一条大腿,紧紧的,跟着抖一抖,就放松了,长长嘆一口气。
我说:「你在幹什么?」
她说:「你讲得我很想呀!」
我说:「那我们就做吧!」我也兴起了,阳具硬了起来。
但她说:「我已经到了!」
我说:「什么到了?」
她说:「我不是对你讲过,我要得很少,也很容易高潮吗?我已经高潮了!」
我说:「这样夹一夹就高潮了吗?」这是我所知最容易高潮的女人,这世界上真是无奇不有。她高潮了,我却还未开始,阳具还是硬着,我也不知道怎样好。
她伸手过来一摸,摸到我很硬,便说:「你还想,我用手为你出吧!」
我想说不好也不行,她的手拿住我的阳具,我真是欲罢不能了。用手解决,有她在眼前,这当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兴在头上,仍是比沒有的好。我点头,她便坐起身,推我躺下,替我脱下衭子,那纤纤玉手再拿住我的阳具,轻捋起来,一面说:「我沒有为人这样做过,不过公司有专人教,用假阳具,我也学了。」
她真好,许多女人是不肯这样迁就男人的。
我闭着眼睛躺在那床褥上享受她的服务,她也准我的手活动,不过是有限度的。她也很细心地服务,不是那种草草了事,但求解决的职业作风。这倒是別有情趣的。
后来,我一阵销魂,精液射出来了,她的手指还轻轻地向下勒盡,使我射出得更舒畅,她用一块纸巾承住我的精液,拿去弃掉,跟着她又拿一条暖暖的湿毛巾回来替我抹干净。
她轻拍我的肚子问:「舒服不舒服?」
我说:「好舒服!以后也是这样吗?」
她摇头:「不好!」
我说:「这样你很辛苦的吗?」
她说:「不是,你的精力要留起来用在我的小姐身上呀!」
我说:「我不是已经用了吗?你也是不贊成我再找她的。」
她说:「那是第一个,以后还有呀!」
第二个是在两星期以后,这个叫小小。
这个小小名如其人,简直是个小姑娘。那么瘦那么孩子脸,看上去像一个未成年少女。但她反而不及上次那个海伦那么害羞,还落落大方的,我也要进房之后看过她的身份証才能放心。当然,我也知道,她如是未成年的话,那家夜总会也不会聘用她的。
小小给我看过之后笑道:「我用不着看你的身份証也知道你的年纪可以做我的父亲的。」
我说:「你不要对客人这样讲,沒有男人喜欢听的。其实男人女人都不喜欢別人说自己老。假如真的老,你也要说得比估计的年轻,或者称赞他的某一特点,譬如和善有风度之类。」
小小点着头说:「对不起,我会了!」
跟着她说:「你去洗澡吧!」
这些指定动作和步骤云妮都已教了,与一个还未熟其作风的男人去,事前的洗澡要由他先,事后的洗澡她先,而且自己的衣服除下来应放在浴室里,手袋也是要跟人。这是为了安全问题。如果她先洗,出来时她赤条条,他可能忍不住,未洗澡就捉住她要幹。如她先洗还把手袋留在外面,由于他未脱衣服,如他存心不良,容易拿了她的手袋甚至衣服逃掉。如事后他先洗,他也有较多机会不付钱就逃掉。
我进去洗了澡出来,躺在床上等她。
她也洗了出来,身上祗围着一条毛巾。
我忍着笑,她走近时,我指一指。
她哗然叫起来,连忙弯低身子。原来她的毛巾围得太高了,以至下面整个黑毛三角露了出来。她自己就沒有注意。
我笑着把她拉到床上,说:「这也不是错呀,还是特別动人呢!」
她也不再遮了,拿开了毛巾就横陈在那里,说:「我真的动人吗?」
我说:「绝对是的!」
到了这个时候,我又不觉得她像小姑娘了。原来她的乳房非常之大,之前被衣服藏起来不容易看到真相。而她的阴毛浓而茂密,这两个特点都是小姑娘沒有的,这使她显得很大人了。
她伸手拿了床头几上那包避孕套,拆出来为我套在已勃起的阳具上。她已很熟手,而这也并不出奇,她又不是处女,假如她与她的男朋友是用这个的,那么她就已经用得很熟了。
跟着她张开两腿闭上眼睛等着我。
我说:「你要有一些服务,不能像一条死鱼那样呀。」
她说:「我是来学的,你教我吧。」
我指导她如何做法,如何摸我吻我和吮我。她告诉我她与男朋友并不需要如此,所以她不知道,她并不是反对如此。而她是好学的,本身已有性经验,便很快就学会了。
之后我就插入她,她也有很好的反应,我也可以畅快地冲刺了。不过,当我正打算射精时,她梦呓似地说:「我要求你一件事…. 我知道对別的客人是不该要求的….. 你可不可以久些?我是要很久的!」
人果然是个个不同的。
我也如她所愿,盡量延长时间。她也疯狂起来了,到高潮时更大声嘶叫。我也在畅快中射了精。
当我告诉云妮这情形时,她说:「那不是和我相反吗?我那么快就行了,她却要那么久,我能与她中和就好了!」
她说着就要挨过来。我避开了,因为我记得那次一挨而腿子夹住我就高潮了。我说:「你想高潮,就要给我插进去,你也已经很久沒有了!」
她说:「唔……」她的眼睛也闭上了。她也并不反对做这件事。
我为她把衣服解除,也和她进行起来。这还是自海伦之后的首次,上次她用手的不算。她仍是那么快就达到了高潮,我必须很集中精神,在随后的短短时间内就射了精,之后她要睡觉了。
再下一次,她又找了一个新人给我。她用新人代替了自己的不足。
也许这是一个好办法,不然长此下去,每次我都祗能够浅嚐,我是终会向外发展去求补偿的。也许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方法,但两个人之间,总之要能够彼此接受,很难咬定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