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將幼稚園長降服(1-4)
我將幼稚園長降服(1-4)

她是我們這?一所民辦幼稚園的園長。



那天我和幾個網友相約吃飯,其中一位老姐就帶著她來了。



飯桌上認識以後,就交往起來。



她經常約我一起吃飯,沒事就來我這?坐坐。



我逐漸對她有更深入的瞭解。



她創辦了該所幼稚園,跟一群智障孩子打交道,所有經費全部由她自籌,非

常不容易。



而且我也知道了她跟她老公關係不好,一來是她老公不支持她的工作,還經

常懷疑她,二來是她老公性功能不好,結婚三四年了兩人還沒有個孩子。



這兩樣讓她非常苦惱——她的QQ空間日誌曾經寫過這樣兩句話:「我也是

女人,也是性的生理需要,也需要滿足……」



和「誰能跟我生個孩子?」——誰能想得到?這樣一個把青春和精力幾乎全

部奉獻給特殊教育事業的女人,也有這樣的苦惱!仔細思量也實屬正常,女強人

也是人,女人也是人,人的七情六欲總歸是有的。



只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她這樣一個在外面精明強幹的女人,竟攤上這樣一

個家庭和老公!有一次她來我這?玩,讓我看她的空間日誌。



我看了以後不好表態,只是笑了笑。



她突然扭頭以我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我想跟你……」



然後又搖了搖頭。



我說怎麼了?她答沒什麼。



後來我琢磨她那半句話的意思,會是什麼呢?



(一)未遂的電話激情



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因事外出到z縣。



晚上無聊就給別人發短息玩兒,也給她發了一條,沒一會她便打過電話來了





那會已經十點多了,我一個人躺在賓館的大床上,枕頭邊的筆記本電腦?放

著一部老外的A片,我放低音量,邊看邊跟她聊。



閒扯了幾句後,一股曖昧的氣氛漸濃起來……她問我:你在幹嘛?「一個人

在賓館?沒意思啊,看電視唄!」



「不信!沒找個人陪陪?」



「人在他鄉,找誰呀?要不你來陪我?」



「我倒想去陪你吧,可是太遠了呀!現在的賓館不是都有那個什麼嘛,你咋

不找個?」



「賓館能有什麼?」



我明知故問。



「別跟我裝傻啊,小姐唄,你不會不知道吧?」



「嘿嘿!不知道是假的。不過呢就算有,找她們多沒意思。」



「那找誰有意思呢?」



「比如,你……」



「切!想得美!」



「咋了?想也不行啊?」



「行啊。告訴我你想什麼?」



「我想……想……想跟你……」



我故意吞吞吐吐。



「想跟我什麼?」



「想跟你做愛。」



「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哼,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



「呵呵,知道男人都是這個德行那就表示理解吧,不要生氣哦!全當開玩笑

了。」



「沒事。」



她停頓了一下,「你真想?」



「當然是真想了!「怎麼個想法?」



「我旁邊放著筆記本電腦,?邊播放著外國黃片。我跟你邊說話邊看,眼睛

看著,嘴巴說著,腦子?想著你現在躺在被窩?的樣子,而我的手,正伸在下邊

,摸著……」



「摸著什麼?」



很明顯,她在故意裝傻。



「下麵能有什麼,當然是我的小弟弟了。」



「小弟弟?什麼小弟弟?」



「不會吧?男人的小弟弟就是那個呀,就象你們女人說下麵的是小妹妹一樣

啊!」



「什麼小弟弟小妹妹,人家真沒聽說過嘛,不如你告訴我。」



她繼續裝著,語氣發嗲。



聽著她說話的聲調,我血往上湧:「好好好,我告訴你。這個小弟弟嘛,就

是男人的雞巴了。小妹妹,就是你們女人下麵的屄了。」



「什麼呀?你真粗俗!」



她在電話那頭嬌嗔道。



我仿佛看到她在被窩?只穿著奶罩和三角內褲的身體扭動的樣子。



「哈哈!怎麼粗俗了?」



「就粗俗了!沒看出來呀,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樣子,竟也這樣下流!」



「嘿嘿!人哪有不下流的?要都正人君子了,還娶什麼媳婦,生什麼孩子呀

,對吧?」



「切,狡辯!那是兩回事嘛!」



「兩回事?那我問你哦,你結婚這麼時間了還沒有孩子,是不是老公在床上

不夠下流啊?」



「你跟嫂子就是在床上下流啊?!」



「不下流怎麼辦事啊?難道溫文爾雅地說請,說謝謝,說請多多關照?」



「撲哧~~」



她一下子被我的話逗得笑了起來,「你真逗!不過你說得也有幾分道理。那

,你跟嫂子在床上是咋樣下流的呢?」



「嘿嘿,這還用問?都一樣啊!」



我避而不談。



「那哪能一樣呢?說說看嘛!」



她撒起嬌來。



「那從哪說起呢?你問吧,你問我答。」



「好啊!嗯,那就先告訴我一般是誰主動的吧?」



「這個都有了。一般是她比較多。」



「為什麼是她比較多呢?難道男人不應該更主動嗎?」



她問。



「嘿嘿!你沒聽說過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躲都躲不及還敢主動?想累

死呀!?」



「呵呵呵呵~~~這就是害怕了呀!難道你已經不行了?」



「什麼不行了?要不你試試?信不信我一晚上搞你五次?」



「切~~~五次?還七次類?你就吹吧!!」



她不屑。



我仿佛看到她在那頭撇嘴的樣子。



「什麼叫吹啊?七次倒沒有過,五次還是有的。」



我腦海中浮起跟陽泉一個女網友一夜幹了五次的情景,口氣肯定地說。



「五次?不是跟嫂子吧?」



她馬上想到什麼。



「當然是了。」



我馬上肯定地說,「而且平均近一個小時一次。當然了,這是還沒有結婚時

候的事情了。現在老了,力不從心了,不過一晚上一次還是幹得動的。」



「又粗俗開了!」



「哪又粗俗了?」



「還沒有?剛才你說什麼‘幹’得動的。」



她在「幹」



字上加重了語氣。



「哈哈哈。這就粗俗了?難道不是幹嗎?」



我憋住笑,「那要不弄?做?搞?或者,幹?」



「越說越不像話了你!」



她嗔怪道。



我怕我說過了她真生起氣來就沒戲了,趕緊說:「就是幹啊!我媳婦被我摸

得起性了,就會說‘老公,快插進來,幹我’之類的話。」



「……」



她沒說話,半天才又道,「暈,真的呀?」



「當然真的了。這騙你幹嘛呀?」



「你們真會玩!」



「你老公不會玩?」



「你!」



她聲調一下提高,但馬上幽幽,「不說這個。好吧?」



我一下子想起她的情況,於是馬上道:「對不起啊!!我只是開玩笑。」



「沒事。我的情況你知道的,拿這個開玩笑不好。」



「好好好,那我以不後不提這個了。」



「我困了,你也早點睡吧。」



她口氣一下子冷漠起來。



氣氛急轉,這次聊天再也繼續不下去了,我只好說了聲晚安也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我想:可能話說得太過,就此得罪她了。



但是由於這通電話而勾起的欲火卻再也平靜不下來,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沒

有絲毫睡意。



我一邊看著電腦?的A片,腦子?想像著她脫光衣服露出豐腴肉體並在我身

下婉轉承歡的樣子,一邊手淫,直到痛痛快快、酣暢淋漓地射了,這才困意泛起

,於不知不覺中沈沈睡去。